©Z.X | Powered by LOFTER

MIRAGE




·不明显的独普。

·恶友组

·人类设定

·殴打/六亲不认(?)

·文不对题

·极有可能:世纪更

·文笔糟糕

OK?

 

——————

《MIRAGE》无修乱打版


 

001

 

    路德维希小心翼翼地走在街上。

 

七月的清晨并不像它那令人恶厌的晌午一样,反而透着一点微丝丝的凉意。柏油的地面经过一晚的散热,也变得稳重起来。平时只会躲在阴凉处打盹的小贩们也趁着这会的凉意支起摊、架起凉棚,然后窝在里面等待烈日的烘烤和可能性微弱的顾客。

 

在烈焰来临之前,到处都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然而路德维希却不这么认为。

下层街区布局的杂乱、环境的肮脏可一点都不让他心悦。交错缠绕的道路让他找到条不起眼的街道可没少费多少功夫。他现在站在街道口一块破破烂烂的标志牌(根据上面斑驳的油漆和模模糊糊的字迹判断这应该还算是)前,反复翻看着手中同样是破破烂烂的地图(1954年版.),确定这的确是他要来“出差”的地方时。路德维希同志如卸重负般吐出一口气。

 

他开始细细打量这个名为「MIRAGE」的下层街区。

...的确,这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原本不算宽敞的道路被众多五颜六色的篷布、粗制滥造的劣质商品以及乱扔在一旁的腐烂发臭的垃圾挤压成一条由黑色秽物组成的通道。几个趁清晨出来购物的妇女们和一些出来赚点零头的窃犯们穿梭在色彩斑斓的篷布之间。他们制造的各种声音刮搔着路德维希的耳膜。「闹市区」,路德维希勉强猜测。

 

穿过篷布区后,路德维希来到一块〝干净〞的街道前。地面上黑色的污迹消去,露出原本象牙白的石砖地面。林列在路两旁的店铺装潢也比较前卫,各有不同,但都比那些随地乱摆的地铺正规了不少。但是——这些店铺大都大门紧闭,店前用来招揽顾客的霓虹灯也都静默着。街道上人稀稀两两,偶尔有几个面容枯槁或神色的男人拐进或拐出几家桃色装饰店里。也有几个人七晃八倒、步履蹒跚地倒在路德维希脚边,打出几个酒气熏天的嗝。嗯...只是一个仅在白天看起来有点〝干净〞的地方。

 

路德维希按照那张古董地图和上司没有什么作用的提示七转八拐几个弯后,终于找到了这个隐匿在众多前卫建筑中破烂又不起眼的管理处。

 

穿着蓝色官员服的管理员在大厅前台那里看着桃色书籍,丝毫没有注意到路德维希的到来时,路德维希真想把手中的的公文包砸到他头上!

 

「咳——」路德维希轻咳一声。官员丝毫没有反应。

「咳咳——」路德维希加大力度。官员把自己油腻的脸往书页上凑近了一下。

「咳咳咳——」路德维希真他妈想揍他。官员的脸都要贴上去了!

「咳!」路德维希想要把肺咳到他脸上时,官员怔了一下,肥腻的面孔终于从正义中抬起来,慢慢的转向路德维希。

 

官员把路德维希带上楼,见了同样不怎么靠谱的〝顶头上司〞。大致的了解了一下这次出差的任务:为削减这一代的不法分子搜集情报。这位上司陪着笑脸,有些乏畏德和他说道:「路德维希先生,你要不...要不要先出去了解一下周围?那个...那个..我们没想到您真的会来,所以,嗯...我们暂时还没有,没有为您准备房间...」

上司声音越来越小,路德维希的胃也越来越抽搐。

 

「...可以,萨哈特先生。」路德维希忍着胃痛和气地回答一声。

 

 

接近晌午,太阳也越发毒辣。路德维希走了一会,就实在忍受不了这酷日的烘烤,躲进一家店里。

 

这家店也还算清静,也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看样子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酒吧而已。路德维希点了一杯冰啤,坐在角落位置,慢慢思索起这次的任务来。

削减不法分子?他自小在上层长大,虽没真正遇到过,但多少还是知道点。再加上近几年总是〝出差〞,对这些东西也就更为熟悉。但那些人也总是在暗地里搞些危害性不怎么严重的小买卖罢了,比起敌国,这实在可以说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了。可为什么,国家这一次要削减不法分子呢?莫非……

 

「老板,八杯冰啤,加冰!快点!」

几个青年人的声音打断了路德维希的思路。他抬眼一看,8个。脸上都挂着躁气和愤怒,身上也都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几个还挂着吊带。

 

「草!基尔伯特那小子,找到宝贝也不跟老子玩玩。兄弟们改天砸了这小子店去!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这条街是谁的了!」貌似是领头的一个青年气冲冲地吼道,抓起冰啤酒一口灌了下去。结果貌似碰到了脸上的伤口,又在那里叫喊。

「科多里,这事不可以鲁莽。基尔伯特可不是好惹的。」一位受伤比较重的人接过话头。

「什么狗屁鲁莽!难道咱们就这么受气!」名叫科多里的男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劝阻他的人的鼻头,「就这么受气?温特,就这么受气?」

温特呷了一口啤酒,慢慢说道:「当然不是。」他抬眼环视了一下四周,眼神忽然定在路德维希身上。

 

路德维希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因为自己是新面孔?还是因为自己在听他们谈话?他们说的这么大声,想不听见都难!

 

那眼光只是一瞬就立刻退了回去。温特低下头,手指有节奏的扣着木桌,好像在思考些什么。科多里还在那里大吼大叫:「...温特,难道受得了吗!...」

良久,温特抬起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拍了拍科多里的头。

「当然不,科多里。」然后就走出了酒馆。留下科多里一人在那。

 

002

    快临近傍晚的时候,路德维希才走出酒馆。

 

太阳渐渐西沉,四周红木的的屋顶与灿红的晚霞交织在一块。东面仍是淡蓝的天空,而西面却被炙烤成一片绚丽,沿着地平线蜿蜒。

四周的店铺也都陆陆续续地敞开紧闭的门,有些霓虹灯开始与残存的大阳争辉。

 

路德维希凭着记忆走过一条条小道,也一次次地走进死胡同。

难道他被城里那个贵族音乐家传染了吗?真后悔没带那张没什么用的地图出来。

 

在路德维希不知道第几次拐进死胡同时,他的胃终于忍不住开始抽搐开了。路德维希看着天边残存的一缕光,想着自己看过的手册中有没有关于如何走出下层街区死胡同的手册。

 

可是还没等路德维希想出他是否看过。一群黑压压的人就令他开始想是否想应该先去想是否有有关《不知道为什么惹上麻烦之如何对付下层小混混100招》之类的书了。

 

「Hello啊——」走在最前面的人最先走上前,扬了扬手中的棍子,拖着长音和他打了声招呼,是科多里。

「您好。」虽然恶厌,但出于礼貌路德维希还是客气的回答他,「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咦——还真是有礼貌呢,哈哈。你说,我们找你有什么事?哈哈哈——」科多里笑了起来,「当然是,那你做筹码对付基尔伯特那小子啊!」

 

基尔伯特?

谁?

他们仇家。

与我何关?

反应了一会,路德维希觉着是这些人貌似是搞错了什么,「...抱歉,我与你们所说的那个基尔伯特先生并不认识。」

「不认识?!」科多里楞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他妈的傻子才会说认识!你以为我傻啊!上!」科多里一声吼,他身后那帮弟兄便黑压压地冲了上来。

 

路德维希四处闪躲,避开那些棍状物。他曾经在军校呆过一段时间,这点攻击,他还是可以抵挡一会的。

路德维希抓住其中一根木棍,连棍带人向后一甩,一个青年便飞啦啦啦啦啦!*①

纵使再勇猛,可也仅仅是一会。毕竟再牛逼的文职员工也会被三个打杂的臭皮匠赶上,更何况这还不是三个!

 

 

路德维希现在被一个麻袋罩住头,双手双脚也被麻绳捆得死死的。然后他被扔进一个屋子里。迷迷糊糊之中,似乎是过了一夜。然后他又被拉出来,被两三个人扭着胳膊走到室外。他感到刚来时清晨那种阳光,照在他身上有种舒适的感觉。

 

他被扭到一个地方,然后被命令站在哪儿。

 

「基尔伯特!!!」科多里喊道,「他妈的看老子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

然后他头上的麻袋被扯了下来,嘴上胶布也撕掉了。

 

路德维希适应了一下光线,便睁开眼。发现他来到一个和以前那个酒吧所处街道差不多的地方,只不过更加干净整洁。面前则是一栋二层楼房。一楼则和其他楼房一样被改装成店铺。原本白色的墙壁被刷上了黑色的鹰,店门口种着一溜的番茄,而门口又被贴上了很暴露女人的贴图。真搞不明白这是个什么店。

 

「基尔伯特!」科多里又吼了一声。

 

「谁他妈的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本大爷睡觉!」二楼的窗户砰地一声打开了。窗前站了个男人。由于逆光,路德维希看不清男人长什么样。但估计那就是基尔伯特。

 

「呦,小子你可终于给我醒了。」科多里邪笑一声,「看看老子给你带来什么。要想想救他的话,把那东西给老子乖乖交出来,不然你这小兄弟可就......」

 

「操你他大爷!」科多里的话被突然打断。这个刚起床的男人心情貌似很不爽,路德维希猜测他应该有起床气。

 

科多里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喂,基尔伯特!你不想救——」

「救你大头鬼!」完罢。基尔伯特的窗子紧紧关上。

 

「……」科多里愣在那里。眼神在路德维希和那扇关上的窗子之间来回移动。「草!」他好像反应过来什么,「揍一顿,扔掉!温特那小子,竟然敢耍我,回去看我怎么教训你!……」

科多里吩咐了一句,骂骂咧咧地转身走了。

 

路德维希也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但接下来的几个大男人的拳脚相向便令他暂时顾不上这件事了。

他被推倒在地,扭动着身子避开要害。他感到那些拳脚在他身上留下了青紫的印记,原来的钝痛逐渐变得麻木。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青年好像发泄够了,解开他绳上的绳子。和科多里一样,骂骂咧咧地走了。

 

路德维希撑起身子,想爬起来,但是爬起来。但是感到脑袋那里一阵沉重,耳膜附近也嗡嗡作响,接着眼前一黑。他的身子又倒向地面。

最后的视野是基尔伯特那象白色的窗户。

 

 

003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药水和矢车菊的味道。

 

路德维希感到有什么东西撒落在他的脸上,落在青肿的伤处,凉凉的。他舔了舔嘴角。消毒药水!!

他猛然睁开眼睛,但眼前却是漆黑无比。

 

「呦。小鬼,醒了。」是基尔伯特!路德维希身体紧绷起来。

「别这么紧张嘛,小鬼。本大爷可不是什么不法分子。」基尔伯特kess地笑了几声。「话说,小鬼。躺在本大爷店门口胆子可不小啊...」

 

路德维希一阵黑线:这都是因为谁!

 

「本大爷救了你,可不是免费的。」基尔伯特摇了摇喷雾器,里面残余的液体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钱得双倍,小鬼。」

路德维希的胃一阵抽搐,「可以,基尔伯特先生。」寄人篱下,必须先忍气吞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呐!

 

「竟然知道本大爷的名字!」

「曾侥幸听说过。」

「不简单呐,小鬼...」

 

「基尔伯特先生。请问,我的眼睛……?」路德维希小心翼翼地打断基尔伯特的自言自语。

「哦,血块压迫神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挺多也就几星期的事情。话说小鬼你被揍的可真是惨啊,脸肿的和弗朗吉被女人打的似得。没那本事可别去招花惹草,小鬼。」

 

几星期!?路德维希怔住了。

他的任务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竟然要看不见几星期?……

 

「...小鬼,小鬼?」看路德维希呆在那儿不说话,基尔伯特推了他一下。

「..啊?哦...」

 

看着路德维希的反应,基尔伯特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小鬼蛮有趣的嘛。好了,告诉本大爷你家在哪,本大爷好送你回去。」

 

家?

他家隔这十万八千里呢!那管理所他也说不出在什么地方,更何况他是出来收集情报的,不可以暴露。而且,基尔伯特这家店似乎更有利于收集情报。但他又应该如何向他开口。....

 

看路德维希沉默不说话,基尔伯特耸了耸肩。「...好吧,离家出走的小鬼本大爷也没少收留几个。不过,价钱...」

「双倍。」路德维希接到。

「有钱人家的少爷呢,小鬼。告诉本大爷,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路德维希迟疑了一会。

「...W,WEST。」

 

「WEST...」基尔伯特细细咀嚼了一会。「姓氏?还是不愿意暴露真名?算了,就这样吧。」

 

基尔伯特站起身。一阵厚重布料的摩擦声和滑轮的滚动声后,一阵刺眼的白光透光窗子打到路德维希脸上。他虽然看不见,但还是习惯性的眯了眯眼。

 

「本大爷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WEST。」

「欢迎来到 MIRAGE。」

 

-FIN

 

 ①实在不想写动作戏于是就这样发疯掉了。

————

好了,这大概是算完了。(?)我的脑洞也只到这里啦。

原本只是想写一篇上层官员独去下层考察,然后被阿普仇家发现「这人长得和基尔伯特好像,大概是亲属之类的。」然后被拉去要挟阿普。但是阿普不认识他啊!所以为什么要救他呢!所以路德就被很生气的小混混们揍了一顿(鼻青脸肿)。然后被扔在了一个地方。阴差阳错,阿普又发现了他,觉着「这孩子肌肉真棒啊!」于是把他带回了和恶友一起开的店里。因为路德被揍得鼻青脸肿暂时失明,所以路德和阿普谁都没发现他俩长得真像啊的一篇故事。

至于题目和小混混,起名废伤不起啊。

「科多里」这货的名字就是康师傅牛肉面包装上“料多”这俩字我看成了“科多”,再加上个“里”字凑起来的……

另外,这篇文是随便打打没有任何修改直接放上来的(虽然以前那篇《皮斯》也是,这是病,治不好了。),所以,请大家务必手下留情,刀下留人啊!!(土下座

还有,这里还有一个个人很喜欢的伪AI脑洞,如果我阿普嫁给我的话我会考虑写写以及把这一篇重新修一下的。(望天

原本没想写这么欢脱的……


以上。

 

 


 



评论
热度(17)

来自新世界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