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 | Powered by LOFTER

皮斯先生

大家好,这里鄜。第一次写同人,没错,第一次。所以就不要建议这糟糕的文风了。毕竟我以前只写过作文(学校里的作文)……

这篇文也就是无聊时的产物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000章。

总之,如果接着写的话大概是中篇吧……我也知不道啊!!

毕竟有没有正片还知不道啊!!!!!

所以想要正片的请给我力量吧!!!!

注意:1.芋兄弟出场极晚;

2.他们还没说话;

3.不要打我。

=============

 《皮斯先生》

                           独普校园调情小说

000

——世上还有比这更糟的事了吗.....

12月XX日20XX年

雪接二连三的落下来,单薄的黑色伞面貌似有些不堪重负,向一边倾斜,雪便顺这一边滑落在地上。

伞下一个佝偻着腰背的人如同他的伞般,好像承受不了这轻柔的雪儿的集体进攻,羊毛衫包裹着的胸膛大幅度的起伏。

“该死!”

伞下的人低啐一声。强烈的暴风雪弄得他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十分不舒服。但今天是他当班,他必须去那该死的男生宿舍去警告那些该死的正处于发情期的种马们安分点!谁知道这所学校是怎么回事,他堂堂一位教授,还要去干这种事情!他也不止一次向校方反映过,可是那些打着教育名号赚钱的“校董”们却以“培养师生友好关系”打发了他!难道这所学校的舍监是摆设吗!

想到这儿,他又暗骂了一声:“该死!”

在雪第23次滑下伞面时,他终于到了他的“工作地”。他清了清嗓子,对着通讯器报上名号:“DL0004785pr*(1) 克劳夫·皮斯”。

大约5秒后,男生宿舍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股暖流向皮斯扑来,他感觉他快要死去的感觉又活了过来。他快步走进去,把伞向伞架上一挂,让全身都包裹在他虽然恶厌但在这时异常喜欢的男生宿舍的空气中。

带他感觉全身细胞基本都有些精神了之后,他脱下外面的羊毛衫,,整理了一下领带和名牌,向散发着令他不舒服气息的男舍深处走去。

“啊啊——”“不好!”……

不出所料,眼前这群衣衫不整的男生们手毛脚乱地把裤链拉上(有些是穿上裤子),把卫生纸扫到身后,噼里啪啦地点了几下鼠标,用还带着潮红的脸喘着粗气向他不安的打招呼:“老...老师好!”

每月例行一次的场景。*(2)

皮斯先生和他们僵持着,突然一声娇/媚的喘息从那小小的音箱中透出来。皮斯先生拧紧眉头,盯着他们的笔记本电脑后面的商标,那几个男生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电脑屏幕上看去,刷地一下子红了脸,最靠近的男生快速地又点了一下鼠标。皮斯先生站在门口,他不打算进去,反正看到的总是桌面,虽然他们的桌面也并不是什么蓝天白云罢了。皮斯先生压低声音朝他们吼道:“安分点!”

在男生们连连的“是”和惶恐的笑脸恭送下,皮斯先生往下一个宿舍走去。

“真是一群性///欲旺盛的家伙!”再连查几个宿舍后,皮斯先生叹了口气。

可是,这种学生们大都慌慌张张偶有较为强硬最终也缴械投降的情形在皮斯先生查到302*(3)是发生了转变。

一推开那扇普//鲁/士蓝的门,皮斯先生便看见正对门口的电脑屏幕上躯/体/交/缠的两具素白的人体。*(4)

即使看遍世事的皮斯先生也不免有些羞耻,“给我关上!!!”

“诶——”屏幕前金色中发的人拖着长音,有些不满地回过头。皮斯先生忍者怒火,对面前这个没有胡渣就漂亮的好像巴/黎性感大姐姐但是的确是个男人的人说道“给我关掉,弗朗西斯·波诺伏瓦!!”

可这个男人还是没有动作,只是转过身子,笑着对他说“皮斯老师,这只是枯燥生活中一点增味剂罢了,校规上可是允许的——”弗朗西斯清了清喉咙,换用有些严肃呆板的奇怪声音说道,“‘第21条:允许学生进行正当的娱乐活动。’是吧,皮斯先生~”用那可笑的声音说完校规,弗朗西斯又换上了他那引以为豪的法式语调。

“这是正当的娱乐方式!!”

“难道不是吗?这种东西在这个国家可是允许发售的,而且我们已经超过允许购买和观看的年龄了*(5)。皮斯先生,您难道不认可吗?”

“这是学校!!”

“可是这学校不是也开设了性/教育课程了吗。难道皮斯先生您也要上报取消国/家规定的课程吗?”

“关掉!!”

“好的好的。”弗朗西斯看着脸前这位脸色涨红的老师,怕再和他说下去他会有可能气绝生身死的,把视频关掉。

待弗朗西斯关掉之后许久,皮斯先生才缓过气来,他审视着这个令他生气的宿舍:坐在电脑前吹着口哨看着他的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从刚才一直就啃着番茄笑着看着他俩的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和从刚才起就躺在床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贝什米特兄弟: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打量着宿舍里的四个人,皮斯先生发现有些不对:这所学校的宿舍是三人制,而且,他记得,波诺伏瓦、费尔南德斯、贝什米特(兄)并不是在这所宿舍。

“波诺伏瓦、费尔南德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们应该不属于这间宿舍。这可是真的违反校规!”

“抱歉内,皮斯先生。”“先生,这次先原谅我们吧。”

知道这次是没有借口,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纷纷向他认错。

可是,躺在床上的基尔伯特却没有一点反应。皮斯先生有些不爽,他进入宿舍,向贝什米特兄弟所在的床走去。

“啊——”“等等——”旁边的两人惊呼,这使得皮斯先生更加觉着有些不对劲。他加快步子走到床边,“贝什米——”皮斯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面前躺在路德维希下面的基尔伯特面色潮红,银白色的头发贴在脸上,眼睛半眯着,可以看到的失神的红瞳,红肿的嘴半张着,嘴角边挂着一条银白色的线,白皙的颈部的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零星的分布着颜色或深或浅的印记。而在他上面的路德维希的前发也垂了下来,脸色也微微发红。

“你们…你们……”皮斯先生的身体微微颤栗,嘴巴张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哎呀呀——皮斯先生,这可真是不得了呢,您该不会是误会什么了吧。可别忘了,我们的小基尔和小路德可是亲兄弟啊,您可记得,他们可是不会做出什么伤天理的事情呢~”弗朗西斯靠了过来,朝着皮斯戏谑的笑道。

皮斯呆立在那儿,好久才找回感觉,拔高音调,“那…他们是在干什么!要知道,这违反校规!”

“只是我们的小基尔发烧啊了而已,您知道,小基尔他并不是什么身体强健的人。”

皮斯先生有些糊涂,基尔伯特身体不好?开什么玩笑,他可是这个学校的头号不良分子!可是,也不能否认他不会生病,毕竟,他也曾经因为肚子痛请过假*(6)

“那这些……”

“只是过敏而已。小基尔的皮肤可是那种容易过敏的。”

嗯……基尔伯特的皮肤的确比较细腻。

“那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小路德只是在陪着小基尔罢了。他们两兄弟可是分不开的呢。”

是的,皮斯的确总是看到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安东尼奥或者他的弟弟呆在一块。

“好吧,下不为例。赶快回你们的宿舍!”皮斯先生并不相信弗朗西斯的那些说辞。但是,他为什么要管这些事呢?毕竟还有5分钟他就可以离开这儿了,他必须快一点完成工作。

“是的。慢走,先生。”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把他送出来。

反正下次来这就是一个月后了,他们不搞出大乱子就行。皮斯边想边走出203舍。

“嗯……啊~啊——”*(7)

皮斯刚走出5步,后面的宿舍便传出娇/媚的声音。皮斯瞥见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在门口隐忍的笑着。

他们一定会搞出大乱子的!!

世上还有比这更糟的事了吗……

 

(1)关于皮斯先生的编号,是德语Der Lehrer(教师) 取“D”、“L”(大写)两个字母,然后再加上我瞎编的数字,含义为这个学校的第4785位教授(谁知道它建校多少年),然后再加上德语Prof.(教授)前两个字母(小写)。感谢度娘翻译。另外,有错误就请马修掉吧,反正他只是一篇调情文而已。

(2)皮斯先生每月当一次班,他的职务是去男舍。不同老师人物不同。(学校老师很多)。

(3)乱打,无特殊含义。

(4)猜猜看两人性别为何?(笑)

(5)我不知道这所学校在哪个国家,所以瞎扯的。如果真介意,那就在**国吧。

(6)阿普为什么因肚子痛请假呢?

(7)隔音效果很好,只不过当时没关门。



热度: 23 评论: 7
评论(7)
热度(23)

来自新世界的狂欢!